触乐网杨中依请勿卖弄“可怜

游戏天地admin 浏览

小编:不得不说,在触乐网杨中依的笔下,和杨永信战斗的那几个拯救英雄赵蕾、殷雄、陈默显得很悲情, 中国人灵魂深处,总有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同情弱者。面对一强一弱两种实力悬殊的对抗时,人们总会不自觉地站到弱者的队列,无论发声与否,行动与否,心,总

  不得不说,在触乐网杨中依的笔下,“和杨永信战斗”的那几个“拯救”英雄——赵蕾、殷雄、陈默显得很悲情,

  中国人灵魂深处,总有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同情弱者。面对一强一弱两种实力悬殊的对抗时,人们总会不自觉地站到弱者的队列,无论发声与否,行动与否,心,总是向着的。

  这种“侠客”精神,贯穿中国文化始终,从上古炎黄帝时期到现代,每个时代总会发现这种精神的影子。四大名著中的《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人们在阅读时便不自觉地偏向弱势的梁山好汉、唐僧和刘蜀,得势便拍手叫好,失势便沮丧叹气,仿佛赋予了主人公光环一样。元朝杂剧中《窦娥冤》是以弱势和凄惨吸引人眼球的杰作,古龙的武侠小说和现代的玄幻小说更是如此,匡扶正义,助弱锄强,行侠仗义,劫富济贫,从而激起人们的共鸣。文化对人们的思想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在这样的武侠文化和英雄主义的影响下,“侠客精神”早已成了人们的思维定式。

  不得不说,有的人是很聪明的,利用思维定式和人性弱点,以弱示众,从而博取同情。

  触乐网的记者杨中依和赵蕾等人何尝不是如此?一篇捏造的文章可谓“滴水不漏”,很难让人找出破绽,造假功底可见一斑,不是登峰造极,也已炉火纯青。

  生旦净末丑,红白黑花脸依次登场,一招一式声情并茂如流水行云拿捏得恰到好处。更让人叫绝的是那“变脸”戏法,几个人在台上自导自演,觉得观众看腻了,看的无趣了,便匆匆换张脸,换个名号,从“张三”变成“李四”或是“王五”,便好似真换了一个人一样,有板有眼地开始演另一个人的故事了。演到闭幕时,便不知庄公是蝶还是蝶是庄公了。又如口技一般,寥寥几人便可发出人潮涌动之声,揭开帷幕,只能看见几个跳梁小丑在手舞足蹈,自娱自乐。

  联系整个炒作事件,文章中的几个人仅凭愚拙的我都能一一对号入座,更不用说眼睛雪亮,思维敏捷之人了。不知道这些依旧还沉湎于自我感觉良好的跳梁小丑,是否还玩得愉快。

  “引经据典”“虚构事实”在之前的造假文章中已被用烂,可谓千篇一律,墨守成章,毫无新意可言。

  虚构可分为自己虚构和他人虚构,自己虚构便是自己胡编乱造,把黑说成白,把冷说成热,把东说成西 ;他人虚构就显得略胜一筹,让自己充当傻子,别人说一句,自己应一句。即使那人说太阳从西边升起,自己也揣着明白装糊涂,随声附和,点头称是。

  文章的虚构,略显夸张,有种逃避追杀的感觉,构造情节,与谍战剧或无间道的套路多有重合,倒不如幻想在淘宝时发现了外星人,从此展开保卫地球之战要来的新颖和震撼人心一点。

  以否定衬肯定,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高明手法。自己承认之前有错,道几声歉后,便又滔滔不绝,仿佛在偷偷地给人信号,无意中给人暗示——上次是假的,“我”敢于承认!那么这次“我”说的一定是真的。

  “赵蕾自称这是一篇取材自‘百度贴吧盟友发帖’的小说。它有足够多的虚构成分,而且并未采访到当事人。”委婉含蓄地承认之前的文章有虚构和夸张的成分,一笔带过后,便开始拼命地诉说自己新的虚构内容,给人一种“前是假后必真”的错觉。这种错觉一旦形成,人们便在不自觉中对那胡编乱造之人有一定的信任感,但不会咬文嚼字,仔细推敲了,甚至出现一些小纰漏也无可厚非。

  不得不说,作者假借“勇于认错”和“改过于新”再次笼络欺骗读者信任的手段,确实高明。以否定衬肯定,确实不是造假业的初学者所能做的。

  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文章的主人公殷雄和赵蕾等人,一直属于“”,属于被“欺压”的一方。从殷雄诉说自己的努力,诉说自己的无助,甚至还想结束生命来引起关注(不得不说,这大无畏精神,后生实在赞叹,不过我却很好奇,那么多贪官污吏那么多真正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那么多凶案、诈骗罪,像您这样怀有一腔以死明志之情的,动不动就有自杀倾向的人怎么还能活蹦乱跳地胡说八道呢?),再到赵蕾受到大学阻拦,家委会的威胁,甚至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还有某某某等人的“生死逃亡”,作者自始至终一直在强调他们的力量之小,能力之弱,形势之危机,处境之艰难。这就不得不让人义愤填膺了!朗朗乾坤,如此美好的法治社会,怎能出现如此现象!

  于是,不知情的人便在“侠客心理”的作用下开始跟帖发帖,声援“”,殊不知作者正惬意地喝着黑心咖啡,窃窃偷笑。

  作者的成就感,就在于成功挑起了一场网络群殴,或者说对临沂网戒中心的一场舆论绞杀。

  这招“示敌以弱”可谓绝唱-----先虚构并强调自己的凄惨现状,佯装一副可怜兮兮地样子,博取大家同情攻击对方,达到自己的目的,不得不说作者造假水平,令我望尘莫及。但同时我也有一种反胃的感觉,造假也就算了,造假的同时还“卖可怜”,就更令人作呕。这就好比一个暴发户开着奔驰、宝马在大街上高喊“我好穷,我吃不饱,我穿不暖”一样,遭人鄙视和唾弃!

  “侠客精神”从本质上而言是积极的,是向上的,是应发扬的。但它自身原有的盲目性、自发性、滞后性等缺点,使其很容易被居心叵测之人引向歧途,从而造成黑白颠倒的伤害和损失。

  一方面,我们要对如此居心叵测的,打着正义旗号行使不仁不义之事的人,从道德上予以谴责,从法律上予以惩戒和约束。我只能奉劝一句,不与胡说八道划等号!

  另一方面,我们要有基本的是非对错、黑白善恶的辨别能力,对所获取的尤其是从这样的不良媒体网站上获取的信息要加以正确地分析处理,谨慎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对国家、社会和他人负责。

  不良媒体在如今社会已不是少数,利益充斥着他们满是猪油的大脑,最可怕的是他们臭味相投,形成了庞大的利益群。但我相信真正有良知的、有责任的群众还是占多数的,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能将这些掩盖一切的毒瘴清散。

  不代表胡编乱造,希望不良媒体在发表如此“高作”时,要想一想自己失去的良心和道德何在?!

  (1)文章的布局前面也已提到,但我仍然对殷雄为何这么想以身殉志但还活蹦乱跳地胡说八道感到疑惑。

  (2)赵蕾不知是无脑还是另有所图,“帮助”的人中有用生命搞新闻出名的,有一不理他便要打爹骂娘、杀人放火的,还有一见面就向她表白“感情”的。这些事哪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出的?如果你身边全是这样的人你还能生存吗?(当然,也不排除赵蕾有倾国倾城之色、谁见了都想表白),

  还有一点,别人说什么她便信什么,说是抑郁症就是抑郁症,便照应了上文的“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3)殷雄,我想知道哪个老师会给学生打这样的一个电话?仿佛从临沂跑出来立了一等功一样,那不如你多跑几次,说不定明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候选人中就有你呐。

  (4)联系了一百多位盟友,怎么没联系到绝大多数真正改变好,并在各自生活中有优异成绩的盟友呢……不公平唉!

  (5)把下面的评论删删吧,看看置顶的那几个人,这也正是为什么我这么愚笨都能对号入座的原因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当前网址:http://aqarea.com/youxitiandi/50.html

 
你可能喜欢的: